大學生村官婚姻狀況的調查:我的青春誰做主
2011-06-05 21:10:37   來源:大學生村官網   作者:方輝 陳威   點擊:

我的青春誰做主?
——柘城縣大學生“村官”婚姻狀況調查報告

  為貫徹落實中組部《關于建立選聘高校畢業生到村任職工作長效機制的意見》,進一步促進大學生村干部扎根基層、服務基層、在基層創業,按照“下得去,留得住”的方針,體現上級黨委政府對我縣大學生村干部生活工作的關心,切實解決一部分大學生村干部的個人生活問題,縣大學生村官管理辦公室決定于2009年9月9日舉行柘城縣首屆大學生“村官”相親大會。為確保這次想相親大會的成功舉行,筆者2009年9月1日——9月6日對柘城縣縣2008年選聘的401名大學生“村官”進行了婚姻現狀問卷調查。

  大學生“村官”遭遇婚姻尷尬

  在對各鄉(鎮)關于婚姻狀況的抽樣調查中顯示:去年選聘的的401名大學村干部,300名大學生村干部剛剛走出校門,且年齡集中在23——25歲。90%的大學生村干部沒有解決個人問題,85%的大學生村干部近期沒有結婚計劃。其中89.5%的女大學生干部贊同應該近期戀愛結婚,68.5%的男大學生村干部認為大學生“村官”身份不確定,工作不穩定,不敢不想直面婚姻。76.5%的大學生村干部參加過兩次以上的相親,但60.3%的大學生村干部接觸的都是高中以下的未婚青年,共同語言較少,遭遇文化層次的隔閡。已有男女朋友的大學生村干部占20.5%,但對未來的關系有信心的僅占已有男女朋友的大學生村干部的9%。整體情況來看,大學生村干部的婚姻現狀不容樂觀。從我們分析研究來看,大學生村干部的婚姻問題最核心的問題是經濟問題。

  “先立業后成家”,已是無奈之選

  大學生“村官”小于,男,專科學歷,27歲畢業于河南醫學院。來自農村,家里孩子多,到村任職后,一直忙于工作,和村民相處的很融洽。幾個熱心的大媽給小張說起了對象。連續四次相親后,終于跟隔壁村的大學生“村官”小張談起了戀愛。兩個人商量先在村里搞波爾山羊養殖,有了些經濟基礎的時候再考慮結婚的事情。
  “我現在不敢跟她提結婚的事兒,自己每一點經濟基礎,咋好意思跟人家承諾幸福?就是結了婚,有了孩子,也沒法養活他啊。現在我們倆個就好好地搞養殖,先存點積蓄,先把業立起來,再說成家的事。不過,我還是挺有信心的,現在我的波爾山羊養得不錯。”小于滿懷信心地告訴筆者。

  文化層次隔閡,知音難覓

  大學生村干部小楊,女,24歲,畢業于商丘師范學院教育系,本科學歷。去年9月份到柘城縣較偏遠的鄉任村支書助理。由于小楊一直在外上學,在學校里品學兼優,再加上家教比較嚴,在學校里忙于學習,沒有戀愛。眼看著周圍的姐妹都相夫教子了,小楊的家人也開始著急起來。從今年2月份開始,小楊的家人就發動一切可以發動力量,調用一切可以調用的關系,為小楊尋覓起了對象。
  “相親,我都去見了六七次。見得差不多都是高中文化水平的,有一個感覺比較合適,剛開始還能說得來,后來我一說到新農村、科學發展觀,一說大學生里的生活、研究生,他就不說話了,感覺還是有點隔閡吧,說不到一塊了。”小楊無奈地告訴筆者。
  小楊遇到情況很多大學生村干部也遇到過,去年被我縣選聘的大學生村干部本科生占58.5%,專科生占41.5%,他們都擁有較高的學歷。

  兩地分離,距離真能產生美嗎?

  與小楊相比,大學生村干部小陳算是比較幸運的,畢業于河南大學中文系的他在學校就交了女朋友,只不過女朋友在鄭州讀研究生。兩人不能像其他情侶那樣每天黏在一起,只能隔段時間利用周末聚聚“她很通情達理,理解我的工作。到現在為止,她很少埋怨什么。”小陳說,對于這份兩地相隔的愛情,其實,自己也沒有多大把握。畢竟聘期長達3年,這三年都不可能很好地照顧女朋友,讓女朋友來轉龍工作也不現實。因此,萬一女友哪天想離開他,也是能理解的。小陳說,就這么堅持吧,希望堅守三年以后,他們的感情能守得云開見月明。

  跟小陳相比,小孫的處境就有點不妙了。同樣是堅守兩地,但女朋友為了他們的將來考慮,堅持讓小孫回到市里工作。在外地工作的女朋友下了最后通牒,讓小孫參加公務員考試或者是研究生考試。現在,小孫忙完村里的工作,就扎到屋里看參考公務員的復習資料,爭取今年能考個好成績,早日與女友相聚。

  用一名大學生村官在調查問卷上的留言結束這篇調查報告:難得一身好本領,情關始終闖不過,柔情蜜意,亂揮刀劍無結果。刀鋒冷,情未涼,心底更未難過。為農村,舍小我,奉獻青春鑄煉真自我!(中共柘城縣委組織部研究室:方輝陳威供稿)

 

相關熱詞搜索:大學生村官婚姻狀況 大學生村官

上一篇:天津市首批大學生村官卸任后八成取得事業編
下一篇:天津大學生村官調查:能力有所提高出路堪憂

動態詳情

大學生村官婚姻狀況的調查:我的青春誰做主

時間:2011-06-05 21:10:37

我的青春誰做主?
——柘城縣大學生“村官”婚姻狀況調查報告

  為貫徹落實中組部《關于建立選聘高校畢業生到村任職工作長效機制的意見》,進一步促進大學生村干部扎根基層、服務基層、在基層創業,按照“下得去,留得住”的方針,體現上級黨委政府對我縣大學生村干部生活工作的關心,切實解決一部分大學生村干部的個人生活問題,縣大學生村官管理辦公室決定于2009年9月9日舉行柘城縣首屆大學生“村官”相親大會。為確保這次想相親大會的成功舉行,筆者2009年9月1日——9月6日對柘城縣縣2008年選聘的401名大學生“村官”進行了婚姻現狀問卷調查。

  大學生“村官”遭遇婚姻尷尬

  在對各鄉(鎮)關于婚姻狀況的抽樣調查中顯示:去年選聘的的401名大學村干部,300名大學生村干部剛剛走出校門,且年齡集中在23——25歲。90%的大學生村干部沒有解決個人問題,85%的大學生村干部近期沒有結婚計劃。其中89.5%的女大學生干部贊同應該近期戀愛結婚,68.5%的男大學生村干部認為大學生“村官”身份不確定,工作不穩定,不敢不想直面婚姻。76.5%的大學生村干部參加過兩次以上的相親,但60.3%的大學生村干部接觸的都是高中以下的未婚青年,共同語言較少,遭遇文化層次的隔閡。已有男女朋友的大學生村干部占20.5%,但對未來的關系有信心的僅占已有男女朋友的大學生村干部的9%。整體情況來看,大學生村干部的婚姻現狀不容樂觀。從我們分析研究來看,大學生村干部的婚姻問題最核心的問題是經濟問題。

  “先立業后成家”,已是無奈之選

  大學生“村官”小于,男,專科學歷,27歲畢業于河南醫學院。來自農村,家里孩子多,到村任職后,一直忙于工作,和村民相處的很融洽。幾個熱心的大媽給小張說起了對象。連續四次相親后,終于跟隔壁村的大學生“村官”小張談起了戀愛。兩個人商量先在村里搞波爾山羊養殖,有了些經濟基礎的時候再考慮結婚的事情。
  “我現在不敢跟她提結婚的事兒,自己每一點經濟基礎,咋好意思跟人家承諾幸福?就是結了婚,有了孩子,也沒法養活他啊。現在我們倆個就好好地搞養殖,先存點積蓄,先把業立起來,再說成家的事。不過,我還是挺有信心的,現在我的波爾山羊養得不錯。”小于滿懷信心地告訴筆者。

  文化層次隔閡,知音難覓

  大學生村干部小楊,女,24歲,畢業于商丘師范學院教育系,本科學歷。去年9月份到柘城縣較偏遠的鄉任村支書助理。由于小楊一直在外上學,在學校里品學兼優,再加上家教比較嚴,在學校里忙于學習,沒有戀愛。眼看著周圍的姐妹都相夫教子了,小楊的家人也開始著急起來。從今年2月份開始,小楊的家人就發動一切可以發動力量,調用一切可以調用的關系,為小楊尋覓起了對象。
  “相親,我都去見了六七次。見得差不多都是高中文化水平的,有一個感覺比較合適,剛開始還能說得來,后來我一說到新農村、科學發展觀,一說大學生里的生活、研究生,他就不說話了,感覺還是有點隔閡吧,說不到一塊了。”小楊無奈地告訴筆者。
  小楊遇到情況很多大學生村干部也遇到過,去年被我縣選聘的大學生村干部本科生占58.5%,專科生占41.5%,他們都擁有較高的學歷。

  兩地分離,距離真能產生美嗎?

  與小楊相比,大學生村干部小陳算是比較幸運的,畢業于河南大學中文系的他在學校就交了女朋友,只不過女朋友在鄭州讀研究生。兩人不能像其他情侶那樣每天黏在一起,只能隔段時間利用周末聚聚“她很通情達理,理解我的工作。到現在為止,她很少埋怨什么。”小陳說,對于這份兩地相隔的愛情,其實,自己也沒有多大把握。畢竟聘期長達3年,這三年都不可能很好地照顧女朋友,讓女朋友來轉龍工作也不現實。因此,萬一女友哪天想離開他,也是能理解的。小陳說,就這么堅持吧,希望堅守三年以后,他們的感情能守得云開見月明。

  跟小陳相比,小孫的處境就有點不妙了。同樣是堅守兩地,但女朋友為了他們的將來考慮,堅持讓小孫回到市里工作。在外地工作的女朋友下了最后通牒,讓小孫參加公務員考試或者是研究生考試。現在,小孫忙完村里的工作,就扎到屋里看參考公務員的復習資料,爭取今年能考個好成績,早日與女友相聚。

  用一名大學生村官在調查問卷上的留言結束這篇調查報告:難得一身好本領,情關始終闖不過,柔情蜜意,亂揮刀劍無結果。刀鋒冷,情未涼,心底更未難過。為農村,舍小我,奉獻青春鑄煉真自我!(中共柘城縣委組織部研究室:方輝陳威供稿)

 

幸运锦鲤有什么规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