蘇大學子五年調研揭開大學生村官“力與痛”
2012-08-30 08:29:25   來源:中國江蘇網   作者:王靜 丁姍   點擊:

    新學期將至,對于即將讀大四的蘇州大學社會學專業學生談偉來說,并沒有太多的休息。剛剛過去的這個暑假,他們團隊暑期社會實踐調研了260多名江蘇省的大學生“村官”,從大量的問卷、訪談記錄和影音資料中,學生們要梳理調研成果,整合匯報材料。

  作為在全國率先啟動大學生“村官”計劃的江蘇省,每年的大學生“村官”選聘報名一直是社會關注的熱點,那么這些“村官”在上位之后表現如何?農村和農民對他們的認可度怎樣?他們的未來又將怎么發展?蘇州大學社會學院的師生們這項已經堅持了五年的調研項目,或可提供部分答案。

  調研五年 獲得一手數據

  江蘇省2007年首次選聘1011名大學畢業生到蘇北經濟薄弱村任職,2008年又實施了“一村一社區一名大學生”工程。越來越多的大學生認識到大學生村官這一職業,不管是作為就業渠道,還是作為發展路徑,都是一個值得認真考慮的發展方向。然而當許多同學真正在面臨選擇的時候,卻往往因為對這個職業的不了解而陷入迷茫,也有部分同學在當上“村官”之后,產生了種種思想上的變化。大學作為人才培養、科學研究和社會服務的機構,如何做好大學生村官培養的“孵化器”,選聘的“助推器”和大學生村官群體的“服務器”,是五年來“村官調研團隊”老師和同學們堅持的理念。

  談偉已經是第二年參加調研了,今年團隊跑的是蘇南的無錫市錫山區,以及蘇北的連云港市灌南縣、宿遷市泗陽縣。他說,五年來團隊的老師和學生換了幾茬,幾乎整個蘇北地區的縣級市都跑遍了,雖然調研人員有變化,但是整個數據資料卻完整地記錄了江蘇省大學生村官的發展歷程,給出了一份江蘇省大學生村官扎根基層的新“創業史”,也記錄了他們的委屈、辛酸和淚水。

  不同于記者采訪,也不同于組織部門內部的調研,蘇大社會學院的這個調研團隊采用的是“滾雪球法”和“固定樣本回訪”兩種方法。他們聯系本校當上村官的畢業生,既在當地政府會議室里座談,也跟著他們去工作,在第一線參與觀察村官的日常活動。然后再請村官聯系其他的村官,從而把調研對象越滾越多。連云港的灌南縣是調研團隊的“固定樣本”,五年來,幾乎每年團隊的師生都要到這里來,調研發現,整個灌南縣大學生村官的穩定性比較高,五年來的數據表明,2007年擔任村官至今仍在任的約有10%,2008年至今仍在任的約有21%,2009年擔任村官的大學畢業生到今年正好三年屆滿,依然有超過42%的人選擇留任。

  面對面的交流,心貼心的溝通,為調研團隊拿到第一手數據和案例打下了重要的基礎。談偉說,團隊師生的目的就是要發現問題,而同齡人的身份,恰好給了村官一個傾訴的理由。在調研中,有村官坦言,自己的主要工作是“管檔案,寫材料,真正涉及到村里核心利益的,根本你別想碰”。長期指導調研團隊實踐的蘇大社會學副教授馬德峰說,如何把自己的身份和工作真正放到基層中去,依然是村官最大的挑戰。

  蘇南蘇北 村官定位不同

  今年的村官調研,團隊把蘇南、蘇北大學生村官的比較作為了一項重點。蘇南與蘇北的地區發展差異也直接導致了“村官”們的工作環境和工作內容有著相當大的差別。蘇南的大學生村官的角色更像是“行政助理”,一位蘇南的村官說,“現在蘇南農村城市化進程越來越快、社會管理事務越來越繁重,我們的工作也越來越多地以文書、文秘類輔助性工作為主”。而蘇北農村地區由于經濟發展較落后,創業仍是大學生村官的“主業”,此外還要扮演“技術多面手”的角色。對此,調研團隊的解釋是,蘇南的農村村級經濟基礎較好,他們的工作重點不在自主創業和促進經濟發展,而更多的是協助處理各種社會事務,而在蘇北農村,“大學生”屬于優勢資源,農村各項建設相對落后,因而像創業致富、計算機操作、賬目處理公開等“技術性”較強的工作,就自然落到了視野更開闊、科學文化素質更高的大學生村官身上。

  一個令人欣喜的發現是,雖然蘇南大學生村官的待遇明顯優于蘇北的同行,但是蘇北大學生村官的“成就感”卻不低。調研發現,58.5%蘇北大學生村官對于自己當前的工作定位表示滿意,而這個數據在蘇南是47%。在蘇北,大學生村官創業富民現象十分普遍,有的縣市村官創業參與率甚至達到了100%。泗陽縣李口鎮大學生村官馬勇的月工資在3000元左右,但他聯合其他大學生村官創辦了泗陽縣宗澤文具有限公司,由于公司業績不錯,不僅帶動了村級經濟,他個人年底還能拿到幾萬塊的分紅。蘇州大學社會學院高峰教授表示,一個人的滿足感或成就感并不完全和收入等物質利益聯系在一起,當村官感到真正為村里和鄉鎮做了貢獻的時候,那種愉悅的心情是別人無法完全體會的。

  無錫市錫山區委組織部副部長徐建東表示,無論南北,大學生村官作為基層組織的一員,就是辦百家事,解百家困的,需要直接面對群眾處理“家長里短、雞毛蒜皮”,要比一般機關專業管理工作繁瑣,這是由于大學生村官作為政策宣傳員、矛盾調解員、科技推廣員、文化指導員等多種復合角色性質所決定的,需要各級組織加入培訓和引導。

  留人留心 期待政策跟進

  談偉在訪談中聽一位大學生村官提到,工作上自己最滿意的是自己和別的大學生村官一起創立了“專項會議”的議事機制,就村民們比較關注的問題舉行多方會談,組織村書記、村主任、大學生村官、村民代表一起,公開透明地協商問題,仔細聆聽村民們的意見,當場記下承諾內容,監督實施過程,確保按時兌現承諾,解決村民們的困難問題。一開始村民們比較抵制,認為又是在走形式,但當他們看到大學生村官一條條記下他們的意見,并且真的按照村民意見兌現承諾時,他們就熱烈擁護了。“目前這種議事形式已經在當地鎮里推廣開來,當你看到困擾農民很久的老大難問題,被解決的時候,他們握住你的手,熱淚盈眶,我們真的很有成功感和充實感”,這位村官的原話被記在了談偉的筆記本上。“大學生村官確實在基層發揮了顯著的作用,給基層帶來了很大的活力”,在采訪中,無錫市鵝湖鎮鵝湖村姚書記告訴調研團,而這也是蘇南蘇北政府部門的共識。正是認識到大學生村官對于基層工作的重要作用,無錫市在一村一名省聘大學生村官的基礎上,還特意增加了“村聘”大學生村官,即以村級財政全額支付工資、另行聘選的大學生村官。蘇北對于大學生村官的渴求度絲毫不亞于蘇南,如為了留住大學生村官,連云港市就提出“崗位留人、項目留人、感情留人”并配合眾多優惠政策。然而在訪談中,面對自己的學弟學妹,大學生村官們也普遍流露出對“政策進一步落實”的期待。有村官提出,“我們表面看上去像是公務員,卻沒有公務員的行政編制,心里總覺得不踏實”。在五年的調研中,當被問及“您認為政府最需要盡快落實的政策是什么”時,無論蘇南蘇北,選擇“健全大學生村官各項保障制度,提高生活及工作待遇”的比例都遠遠高于其他選項。

  灌南縣優秀大學生村官劉斌是2007年第一批到任的村官,今年考取了全國政協的公務員,在他看來,村官的未來需要國家和自己一起來努力。“每年中直機關大概招1000人左右,大概會拿出10%的崗位給予做過村官的人,現在企事業單位比如農行、郵政儲蓄、電信等,也在定向招村官。”他坦言,自己能考取公務員,也得益于國家對大學生村官的政策傾斜,因此他鼓勵自己的伙伴,“機會還是很多的,只要你好好做。”

  但是如果政府出臺過多足夠優惠的政策,疏導大學生村官的出路,是否會影響村官們安心扎根農村?馬德峰副教授認為國家需要給予大學生村官一個明確的角色定位,而不是停留在一個村級組織特設崗位人員身份上。目前,國家提出的大學生村官后續五條出路,出臺優惠政策、疏導大學生村官出路避免“堵塞”是對的,但要尤其加大對留守基層、扎根農村的大學生村官扶持力度,另外,五條出路有了,還需要出臺通向這五條出路的分類培養路徑及實施方案。

相關熱詞搜索:大學生村官調研 江蘇省大學生村官

上一篇:江蘇東臺19名前大學生村官兩年發放貸款10億
下一篇:調研發現:留住大學生村官蘇南蘇北各有各招

動態詳情

蘇大學子五年調研揭開大學生村官“力與痛”

時間:2012-08-30 08:29:25

    新學期將至,對于即將讀大四的蘇州大學社會學專業學生談偉來說,并沒有太多的休息。剛剛過去的這個暑假,他們團隊暑期社會實踐調研了260多名江蘇省的大學生“村官”,從大量的問卷、訪談記錄和影音資料中,學生們要梳理調研成果,整合匯報材料。

  作為在全國率先啟動大學生“村官”計劃的江蘇省,每年的大學生“村官”選聘報名一直是社會關注的熱點,那么這些“村官”在上位之后表現如何?農村和農民對他們的認可度怎樣?他們的未來又將怎么發展?蘇州大學社會學院的師生們這項已經堅持了五年的調研項目,或可提供部分答案。

  調研五年 獲得一手數據

  江蘇省2007年首次選聘1011名大學畢業生到蘇北經濟薄弱村任職,2008年又實施了“一村一社區一名大學生”工程。越來越多的大學生認識到大學生村官這一職業,不管是作為就業渠道,還是作為發展路徑,都是一個值得認真考慮的發展方向。然而當許多同學真正在面臨選擇的時候,卻往往因為對這個職業的不了解而陷入迷茫,也有部分同學在當上“村官”之后,產生了種種思想上的變化。大學作為人才培養、科學研究和社會服務的機構,如何做好大學生村官培養的“孵化器”,選聘的“助推器”和大學生村官群體的“服務器”,是五年來“村官調研團隊”老師和同學們堅持的理念。

  談偉已經是第二年參加調研了,今年團隊跑的是蘇南的無錫市錫山區,以及蘇北的連云港市灌南縣、宿遷市泗陽縣。他說,五年來團隊的老師和學生換了幾茬,幾乎整個蘇北地區的縣級市都跑遍了,雖然調研人員有變化,但是整個數據資料卻完整地記錄了江蘇省大學生村官的發展歷程,給出了一份江蘇省大學生村官扎根基層的新“創業史”,也記錄了他們的委屈、辛酸和淚水。

  不同于記者采訪,也不同于組織部門內部的調研,蘇大社會學院的這個調研團隊采用的是“滾雪球法”和“固定樣本回訪”兩種方法。他們聯系本校當上村官的畢業生,既在當地政府會議室里座談,也跟著他們去工作,在第一線參與觀察村官的日常活動。然后再請村官聯系其他的村官,從而把調研對象越滾越多。連云港的灌南縣是調研團隊的“固定樣本”,五年來,幾乎每年團隊的師生都要到這里來,調研發現,整個灌南縣大學生村官的穩定性比較高,五年來的數據表明,2007年擔任村官至今仍在任的約有10%,2008年至今仍在任的約有21%,2009年擔任村官的大學畢業生到今年正好三年屆滿,依然有超過42%的人選擇留任。

  面對面的交流,心貼心的溝通,為調研團隊拿到第一手數據和案例打下了重要的基礎。談偉說,團隊師生的目的就是要發現問題,而同齡人的身份,恰好給了村官一個傾訴的理由。在調研中,有村官坦言,自己的主要工作是“管檔案,寫材料,真正涉及到村里核心利益的,根本你別想碰”。長期指導調研團隊實踐的蘇大社會學副教授馬德峰說,如何把自己的身份和工作真正放到基層中去,依然是村官最大的挑戰。

  蘇南蘇北 村官定位不同

  今年的村官調研,團隊把蘇南、蘇北大學生村官的比較作為了一項重點。蘇南與蘇北的地區發展差異也直接導致了“村官”們的工作環境和工作內容有著相當大的差別。蘇南的大學生村官的角色更像是“行政助理”,一位蘇南的村官說,“現在蘇南農村城市化進程越來越快、社會管理事務越來越繁重,我們的工作也越來越多地以文書、文秘類輔助性工作為主”。而蘇北農村地區由于經濟發展較落后,創業仍是大學生村官的“主業”,此外還要扮演“技術多面手”的角色。對此,調研團隊的解釋是,蘇南的農村村級經濟基礎較好,他們的工作重點不在自主創業和促進經濟發展,而更多的是協助處理各種社會事務,而在蘇北農村,“大學生”屬于優勢資源,農村各項建設相對落后,因而像創業致富、計算機操作、賬目處理公開等“技術性”較強的工作,就自然落到了視野更開闊、科學文化素質更高的大學生村官身上。

  一個令人欣喜的發現是,雖然蘇南大學生村官的待遇明顯優于蘇北的同行,但是蘇北大學生村官的“成就感”卻不低。調研發現,58.5%蘇北大學生村官對于自己當前的工作定位表示滿意,而這個數據在蘇南是47%。在蘇北,大學生村官創業富民現象十分普遍,有的縣市村官創業參與率甚至達到了100%。泗陽縣李口鎮大學生村官馬勇的月工資在3000元左右,但他聯合其他大學生村官創辦了泗陽縣宗澤文具有限公司,由于公司業績不錯,不僅帶動了村級經濟,他個人年底還能拿到幾萬塊的分紅。蘇州大學社會學院高峰教授表示,一個人的滿足感或成就感并不完全和收入等物質利益聯系在一起,當村官感到真正為村里和鄉鎮做了貢獻的時候,那種愉悅的心情是別人無法完全體會的。

  無錫市錫山區委組織部副部長徐建東表示,無論南北,大學生村官作為基層組織的一員,就是辦百家事,解百家困的,需要直接面對群眾處理“家長里短、雞毛蒜皮”,要比一般機關專業管理工作繁瑣,這是由于大學生村官作為政策宣傳員、矛盾調解員、科技推廣員、文化指導員等多種復合角色性質所決定的,需要各級組織加入培訓和引導。

  留人留心 期待政策跟進

  談偉在訪談中聽一位大學生村官提到,工作上自己最滿意的是自己和別的大學生村官一起創立了“專項會議”的議事機制,就村民們比較關注的問題舉行多方會談,組織村書記、村主任、大學生村官、村民代表一起,公開透明地協商問題,仔細聆聽村民們的意見,當場記下承諾內容,監督實施過程,確保按時兌現承諾,解決村民們的困難問題。一開始村民們比較抵制,認為又是在走形式,但當他們看到大學生村官一條條記下他們的意見,并且真的按照村民意見兌現承諾時,他們就熱烈擁護了。“目前這種議事形式已經在當地鎮里推廣開來,當你看到困擾農民很久的老大難問題,被解決的時候,他們握住你的手,熱淚盈眶,我們真的很有成功感和充實感”,這位村官的原話被記在了談偉的筆記本上。“大學生村官確實在基層發揮了顯著的作用,給基層帶來了很大的活力”,在采訪中,無錫市鵝湖鎮鵝湖村姚書記告訴調研團,而這也是蘇南蘇北政府部門的共識。正是認識到大學生村官對于基層工作的重要作用,無錫市在一村一名省聘大學生村官的基礎上,還特意增加了“村聘”大學生村官,即以村級財政全額支付工資、另行聘選的大學生村官。蘇北對于大學生村官的渴求度絲毫不亞于蘇南,如為了留住大學生村官,連云港市就提出“崗位留人、項目留人、感情留人”并配合眾多優惠政策。然而在訪談中,面對自己的學弟學妹,大學生村官們也普遍流露出對“政策進一步落實”的期待。有村官提出,“我們表面看上去像是公務員,卻沒有公務員的行政編制,心里總覺得不踏實”。在五年的調研中,當被問及“您認為政府最需要盡快落實的政策是什么”時,無論蘇南蘇北,選擇“健全大學生村官各項保障制度,提高生活及工作待遇”的比例都遠遠高于其他選項。

  灌南縣優秀大學生村官劉斌是2007年第一批到任的村官,今年考取了全國政協的公務員,在他看來,村官的未來需要國家和自己一起來努力。“每年中直機關大概招1000人左右,大概會拿出10%的崗位給予做過村官的人,現在企事業單位比如農行、郵政儲蓄、電信等,也在定向招村官。”他坦言,自己能考取公務員,也得益于國家對大學生村官的政策傾斜,因此他鼓勵自己的伙伴,“機會還是很多的,只要你好好做。”

  但是如果政府出臺過多足夠優惠的政策,疏導大學生村官的出路,是否會影響村官們安心扎根農村?馬德峰副教授認為國家需要給予大學生村官一個明確的角色定位,而不是停留在一個村級組織特設崗位人員身份上。目前,國家提出的大學生村官后續五條出路,出臺優惠政策、疏導大學生村官出路避免“堵塞”是對的,但要尤其加大對留守基層、扎根農村的大學生村官扶持力度,另外,五條出路有了,還需要出臺通向這五條出路的分類培養路徑及實施方案。

幸运锦鲤有什么规律